歡迎來中國礦業聯合會官網   關注我們:
中國礦業聯合會 協會簡介 協會章程 駐會領導 副會長 機構設置 黨建工作 公示 直屬&分支機構動態 地勘行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
全國礦業工作者日

從一棵樹到一片“海”——塞罕壩生態文明建設范例啟示錄

2020-03-16 10:27:51   來源:綠色中國

首都北京向北400多公里,河北省最北端。一彎深深的綠色鑲嵌于此。

她叫塞罕壩。

在中國森林分布圖上,相對于全國2億多公頃的森林面積,這112萬畝的人工林似乎有些微不足道。

在中國沙化荒漠化分布圖上,地處風沙前緣的這一彎綠色,卻顯得彌足珍貴。

她,每年為京津地區輸送凈水1.37億立方米、釋放氧氣55萬噸,是守衛京津的重要生態屏障。

三代人,55年。將昔日飛鳥不棲、黃沙遮天的荒原,變成百萬畝人工林海,相當于為每3個中國人種下一棵樹,創造出當之無愧的生態文明建設范例。

為什么是塞罕壩?

循著綠色的召喚,穿行在她的林海里,從每棵樹、每個塞罕壩人身上,我們找到了答案。這就是矢志不渝的拼搏和奉獻,對綠色理念的徹悟和堅守,對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使命和擔當。

 
 
秋日塞罕壩
 

綠色奇跡——塞罕壩從一棵樹到一片“海”的實踐證明,以超乎想象的犧牲和意志苦干實干,荒原可以變綠洲,生態環境一定能實現根本性改善

 

樹,在塞罕壩是最平常的東西,也曾是塞罕壩最稀罕的東西。

從塞罕壩機械林場場部驅車向東北方向駛去,進入紅松洼自然保護區。在一整片低矮的樟子松林中,遠遠就能望見一棵落葉松兀自挺立。

20多米高,枝杈密布,主干粗壯,兩個人才能合抱起來,樹齡已超過200歲。

不知誰悄悄用紅布把樹干圍了起來,樹枝上還系著一條條五彩繩,隨風飄動。

“這是樹神嗎?”記者好奇。

“我們叫它功勛樹。沒有這棵樹就沒有今天的塞罕壩。”林場黨委辦公室主任趙云國說。

時間回溯到清朝同治年間,她還是茫茫原始森林中的一棵小樹。那時的塞罕壩,物產富饒,牲獸繁育,是皇家獵苑木蘭圍場的一部分。

塞罕壩的命運從那時起遭遇逆轉。

清朝晚期,國勢漸衰,為彌補國庫空虛,同治皇帝宣布開圍墾荒。此后,樹木被大肆砍伐,原始森林逐步退化成荒原沙地。

塞罕壩展覽館里,幾張泛黃的照片記錄著當年的慘境:光禿禿的山丘,狂風肆虐的沙地,難覓活物……

往北是茫茫大漠,往南是京畿重地,這道連南接北的重要生態屏障,轟然倒下了。

大自然的報復如洪水猛獸一般。西伯利亞寒風長驅直入,內蒙古高原流沙大舉南進。

北京被幾大風沙區包圍,來自不同方向的“灌沙”讓首都上空常常灰黃一片。如果不堵住這個離得最近的沙源,不扼住這個風口,首都的生態環境將難以為繼。

上世紀60年代初,正值國民經濟困難時期,國家仍咬緊牙關,下定決心建一座大型國有林場,恢復植被,阻斷風沙。

此時的塞罕壩,荒涼了近半個世紀,自然條件越來越惡劣:年平均氣溫零下1.3攝氏度,無霜期不到兩個月,降水量只有400余毫米。

1958年,當地曾搞了大喚起、陰河等小型林場,不但樹沒種活,人都快活不下去了,只好匆匆下馬。

塞罕壩還能不能種樹?種什么樹?人們疑慮重重。

1961年,時任林業部國營林場管理總局副局長劉琨臨危受命,帶著6位專家登上塞罕壩。

10月,本應秋色斑斕,壩上卻已刮起遮天蔽日的白毛風。他們先是在亮兵臺和石廟子一帶石崖下,發現被火燒過的黑黢黢的樹根。反復辨認,確定是落葉松。

在凜冽寒風中行進到第三天,不知誰喊了一句:“你們看!”大伙兒的眼睛瞬間都亮了:渺無人煙的荒漠深處,一棵落葉松迎風屹立。

一群人撲上去抱住樹,含著眼淚大喊:“塞罕壩能種樹,能種出大樹。我們要在它周圍建起一片大森林、大林海!”

塞罕壩機械林場由此成立。

1962年,369人肩負使命,或坐車,或騎馬,或徒步,豪邁上壩。他們來自全國18個省區市,平均年齡不到24歲,127人是剛走出校園的大中專畢業生。

 
1962年1月,塞罕壩機械林場由原林業部建立。圖為初代林場創業者勾畫美好藍圖
 
建場初期馬架子
 

初來乍到,熱血青年們干勁十足,兩年種下6400畝落葉松。

但沒過多久,他們就被當頭潑下一瓢瓢冷水:辛辛苦苦種下的幼苗一株株接連夭折,成活率還不到8%。

“那年春節,大雪下了一米多厚,氣溫零下四十幾攝氏度,我們愁眉苦臉地在壩上熬過了除夕夜。”81歲的退休職工張省回憶說。

比氣溫還低的是創業者的心情。是去還是留?

不服輸的塞罕壩人沉下心來,找原因、想對策。

“不是樹種的問題。苗木都從東北運過來,長途跋涉后根系大量失水,到了塞罕壩已經蔫了,哪還能種得活?”張省說。

外運不行。塞罕壩人決定白手起家,自己育苗。

“落葉松是陽性樹種,幼苗期耐不了高溫和陽光直射,以往通常采用遮陰育苗法。這樣做產量上去了,但苗木就變得脆弱了,經不了風雪。”當年承擔育苗工作的退休職工尹桂芝回憶。

于是,塞罕壩人反其道而行之,首次在高寒地區取得全光育苗成功。

通過早春播種、夏秋管護、冬季雪藏,塞罕壩人育出的幼苗,上面像個矮胖子,苗株短粗,下面又像大胡子,根須發達,透著壯實勁兒。

1964年的春天姍姍來遲,決定塞罕壩命運的關鍵時刻到了。

林場職工集中在三面環山的馬蹄坑,連續大干3天,在516畝荒地上種滿了自己精心培育的落葉松幼苗。

這就是讓每個塞罕壩人都難以忘懷的馬蹄坑大會戰。

經過20天焦急和不安的等待,奇跡出現了,96.6%的幼苗開始放葉,奮力而頑強地伸向天空,塞罕壩人在汗水與淚水交織中歡呼雀躍。

5年過去了,綠色不斷萌發,希望不斷升騰。

十年過去了,60多萬畝樹木讓濯濯童山換了人間。

但上天對塞罕壩人的考驗并沒有結束。

1977年10月28日,天空陰沉,氣溫越來越低,雨越下越急,樹木很快被厚厚一層冰凌包裹。瞬間,樹枝斷裂聲鋪天蓋地,撕人肺腑。

那場雨淞災害中,20萬畝林木毀于一旦,十幾年心血換來的勞動成果損失慘重。

林場老職工后代閆曉娟說:“媽媽含著淚投入到生產自救,當時坡陡路滑,在往山下拖斷木時被大樹砸斷了左腿,落下了殘疾。”

1980年,林場又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12萬畝樹木旱死。

毀了,從頭再來。面對一次次災難,塞罕壩人沒被擊垮。

憑著超常的恒心和意志,塞罕壩人僅僅用了20年,就造林96萬畝,總量3.2億多株。

一道堅實的生態屏障再次拔地而起,渾善達克沙地的南侵步伐戛然而止。

2000年,劉琨老人最后一次上壩,望著郁郁蔥蔥的連片樹林,久久不愿離去。

2013年,他走完了90年的人生。按照遺愿,家人把他的骨灰撒在了亮兵臺。

亮兵臺,清朝康熙皇帝點將閱兵之處。今天,人們登臨于此,看到的是一棵棵筆直的落葉松如一個個綠色衛士,守護著綠色疆土。

退休后的張省每次上壩一定要去亮兵臺。那里有他種下的樹,有他對故人無盡的思念。

三代人的青春和歲月,還清百年間歷史欠下的生態賬。

 
河北省塞罕壩機械林場幾代人扎根塞北高原,創造了“變荒原為林海,讓沙漠成綠洲”的人間奇跡,筑就了“牢記使命、艱苦創業、綠色發展”的塞罕壩精神。圖為塞罕壩60年代莽莽荒原,變為今日的萬頃林海
 

從亮兵臺一路向西,落葉松林逐步過渡到樟子松林,高度明顯矮了一截。

在林場最西部的三道河口分場,記者遇到了王建峰。

王建峰1991年到林場工作時,塞罕壩已完成大規模造林,一片綠色海洋。但沒想到,他要去工作的三道河口卻還是海洋中的孤島,舉目望去,沙丘連片。

“那時候沒電、沒路,也沒多少人,進進出出都靠一匹白兔馬,最難的是種不活樹。”王建峰說。

“一年青,二年黃,三年見閻王。”在這塊塞罕壩沙化最嚴重的區域,從落葉松到沙棘,再到檸條、黃柳,能種的都試了一遍,但種什么死什么。

塞罕壩通常采用裸根苗造林,但到了這里的沙地,裸根苗吸收不到水分。

王建峰又嘗試用鹽水浸根。他想,人渴了要喝水,樹渴了也要吸水。這一大膽的設想依然以失敗告終。

反復試驗,他們終于找到辦法:把在陸地上培育兩年的幼苗,移植到容器桶內再培育兩年。取掉容器桶進行栽植,既能保水,也能吸水。

三道河口終于開始由黃變綠。

時間走到2012年,黨的十八大召開,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國生態文明建設開啟新的征程。

塞罕壩的綠色攻堅,也向著更強的堡壘進發。

那就是最后近9萬畝石質荒山。

“這些地方大多巖石裸露,土層只有幾厘米,最大坡度達到46度,好比在青石板上種樹。”林場林業科科長李永東說。

在這里種一畝樹,成本至少要1200元,而國家補貼只有500元,種得越多搭進去的就越多。

更何況,當時塞罕壩的森林覆蓋率已達八成,最后這一小塊硬骨頭,還有沒有必要啃?值不值得啃?

塞罕壩人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宣戰。

“黨中央明確提出,生態文明建設功在當代,利在千秋。”林場場長劉海瑩說:“哪能只想著眼前值不值呢?”

認識堅定了,但行動起來卻千難萬難。

第一次上石質荒山,林場職工范冬冬看著寸草不生的山坡,心里直發怵:“怎么上得去啊?”

手腳并用爬了上去,第一項工作就是挖坑。按照整地技術規范,需要在山上挖出長和寬各70厘米、深40厘米的坑,一畝地要挖55個。

坑雖不大,可薄薄的土層下全是石頭,挖變成了鑿。拿起鋼釬、尖鎬,叮叮當當鑿了沒多大一會兒,雙手就起了血泡。“當時北京市一所高中的學生來體驗生活,幾十名學生半天也沒鑿出一個坑來。”李永東說。

但最難的還不是鑿坑,而是搬運苗木上山。坡度陡,機械無法作業,只能靠騾子馱或人背。一株容器苗樟子松澆足水后足有七八斤重,坡陡地滑,騾子撲撲騰騰爬兩步,就累得呼哧帶喘。“它們有時也給你甩臉色,鬧不好就罷工。”范冬冬說。

騾子上不去的地方,就只能靠人背著樹苗往上爬。常年背苗子的人,后背往往都有麻袋和繩子深深勒過留下的疤痕。

苦心人,天不負!塞罕壩人硬是啃下7.5萬畝硬骨頭,全部實現一次造林、一次成活、一次成林。

“剩下的1.4萬畝,2018年將全面完成。”林場副場長張向忠說,那時,塞罕壩將完成全部荒山造林,實現森林覆蓋率86%的飽和值,讓綠色遍布塞罕壩的每一個角落。

“塞罕壩處于森林、草原和沙漠過渡地帶,三種生態景觀歷史上互有進退,是全國造林條件最艱苦的地區之一。”中國工程院院士、森林培育專家沈國舫感嘆。

但塞罕壩交出的成績單卻令人驚訝:單位面積林木蓄積量達到全國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國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世界森林平均水平的1.23倍。

塞罕壩人用行動證明,再難,樹,都能一棵棵種出來;再難,綠色奇跡,都能一步步干出來。

綠色接力——三代人,55年如一日,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像對待孩子一樣對待森林。人不負綠,綠定不負人

大光頂子山,海拔1940米,塞罕壩制高點。

沿著石子路向上攀爬,一座五層樓高的望海樓映入眼簾。

浩瀚林海中,她顯得突兀而又孤獨。

46歲的劉軍和47歲的齊淑艷11年前登上望海樓,當起防火瞭望員,就被“釘”在這里。

“望海樓”,望的是林海,觀的卻是火情。每天的工作就是每15分鐘拿望遠鏡瞭望一次火情,做好記錄,不管有無情況,都要向場部電話報告。晚上,他們再輪流值守。

簡單重復的工作,堅持一天都讓人心生煩躁,更何況是11年。

“當時怎么會選擇這里?”記者問劉軍。

他猶豫了好一會兒:“領導提出來的,聽從安排。”

妻子齊淑艷說,丈夫長時間不跟外人接觸,反應有點慢。前幾天去壩下圍場縣城參加同學聚會,站在路邊看著斑馬線,愣是不敢過。同學們見了面談天說地,他一句話也插不上。

駐守望海樓,注定要與孤獨寂寞為伍。

夜晚,山上除了風聲和野獸的叫聲,還有兩個人的呼吸聲,靜得令人害怕。夫妻之間的話不知重復了多少遍,連吵架都沒話說了,索性不吵了。把望遠鏡調到最大倍也望不到一個人影,他們養的一條大狗在郁郁寡歡中死去。

為了排解寂寞,劉軍拿起畫筆,每天花15分鐘跟著電視學習。如今,望海樓里的墻上掛滿了他的書畫,“公雞啄食”“葡萄熟了”……初中還沒念完的他,硬被寂寞逼成了“畫家”。

“我父親劉海云是‘老壩上’,他一輩子就干了種樹這一件事。把父輩種下的樹養好、護好、看管好,這是做兒子的責任。”劉軍說。

有了林場就有了望海樓。第一代望海樓俗稱馬架子,土坯砌墻、草苫蓋頂,是創業初期塞罕壩最常見的房子。

“先治坡、后治窩,先生產、后生活。”這是“老壩上”遵從的基本原則。

“父輩那個時候住的房子叫干打壘,就是用土和泥推起來的。上山造林通常睡在牲畜棚里,有時就勢挖個地窨子,一住一個月。”劉軍說。

“渴飲河溝水,饑食黑莜面。白天忙作業,夜宿草窩間。雨雪來查鋪,鳥獸擾我眠。勁風揚飛沙,嚴霜鑲被邊。”幾句無名詩道出了當時的境況。

沒有路,從壩上到圍場縣城不到100公里的距離,要靠馬車和牛車走上兩三天,大雪封山后只能與世隔絕。

沒有醫院,職工一旦生病,輕的就挺著,實在扛不住才送到縣城,早年去世的“老壩上”平均壽命僅52歲。

沒有學校,職工自己當老師,“老壩上”的下一代大多無法接受良好的教育,直到上世紀80年代初,職工子女中還沒出過一個大學生。

隨后,望海樓逐步改造升級,但也不過是座簡易的紅磚房,不通電、不通水,取暖靠燒火。

劉軍、齊淑艷一上山就住進這樣的望海樓。

“那個房子,天一冷上下透風,爐火燒得通紅,我們還裹著棉被凍得發抖。早上起來一看,饅頭凍得梆梆硬,咸菜凍成了冰疙瘩,豆腐都凍酥了,那真是饑寒交迫啊。”齊淑艷說。

最讓齊淑艷感到恐怖的是雷雨天,望海樓成為“吸雷針”,閃電打出的大火球從天而降,感覺一個勁兒地往屋里鉆,躲都沒處躲。“我以為自己快死了。”

來了不到一年,齊淑艷“崩潰”了,以死相脅要下山,劉軍拼了命把她攔住。

見不到爸媽的兒子劉志鋼也“崩潰”了。同學笑話他是沒爹沒媽的野孩子,志鋼哭著給爸媽打電話,讓他們趕緊來學校看他。正是防火緊要期,夫妻倆含著淚硬是沒有答應兒子的請求。

防火大于天,望海樓絕不能沒人值守。淚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一次,齊淑艷好不容易有機會陪兒子,在給他洗書包時,發現一團已經被搓爛的衛生紙,打開一看,竟是幾根長發。

“誰的頭發?”齊淑艷警覺地問。

兒子支吾了一會兒:“你的。”

“你藏我的頭發干什么?”

“想你了,就拿出來看一眼。”

齊淑艷一時語塞,只覺胸口堵得慌。她沖進房間,關上門,放聲大哭。

慢慢長大后,對父母的埋怨逐漸變成了理解。劉志鋼放棄了上海的工作,回到林場做森林消防員,成為“林三代”。

一有空閑,兒子會主動上山陪著他們。夫妻倆知道,這是愛的補償,更是職責的延續。

現在他們住的望海樓已升級為第四代,2013年建成,底層是辦公室和起居室,拾級而上,頂層是瞭望室,樓頂還有露天瞭望臺。

如今,從紅外防火到雷電預警,塞罕壩已經建立了現代化立體防火監測系統。“但再好的設備也不能取代人眼的精確度,更不能取代防火瞭望員的責任心。”林場防火辦副主任孫文國說。

塞罕壩仍有9座望海樓,其中8座由夫妻共同值守。

“先壩上、再壩下,先顧樹、后顧家。”今天,盡管生產生活條件已經大為改善,但塞罕壩人的工作時間表仍然滿是辛勞與付出。

 
 
塞罕壩機械林場60年代莽莽荒原,變為今日的林海松濤
 

為了植下新綠,施工員需要連續作業,整月整月地吃住在山上;

為了防治病蟲害,防治員需要半夜2點出發實施噴煙作業,持續幾個月;

為了防火安全,分場責任人需要駐守營林區,一呆就是半年多……

千層板分場場長于士濤的時間表有兩個作息坐標。

一個坐標是孩子。

常常在兒子沒醒的時候他就出門,兒子睡著后才能回家。以至于孩子兩歲的時候,還把于士濤當作陌生人往門外推。

另一個坐標是鳥。

春天幼苗發芽后,成群的麻雀飛來啄食。為了驅鳥,讓早起的鳥兒沒食吃,他要起得比鳥更早。

在于士濤看來,養樹比養孩子更要細心。“樹出了問題不會哭、不會說話,只能用更多時間不停觀察。”

12年前,這個在華北平原長大的“80后”,從河北農大林學專業畢業,第一眼就深深愛上了塞罕壩,一頭扎了進來。

在北京工作的妻子付立華拗不過他,放棄高薪,也扎了進來。

“對林場發自內心的認同感讓我留了下來。我感覺自己就是屬于這里的,每天走在林子里心情特別舒暢,會情不自禁地又唱又跳。”付立華說。

這段時間,于士濤忙著林木管護,付立華在山上進行森林測繪,兩人十幾天沒有見面了。

“每天都會打一個電話,偶爾也會吵架,但話題一轉到林子,一切矛盾都煙消云散了。”于士濤說。

塞罕壩的林子有一種特殊的魔力——

在塞罕壩,沒人喜歡坐辦公室,不是在林子里,就是在去林子的路上。

塞罕壩人大都皮膚黝黑,透著微微的“森林紅”,樸實內斂不善言談,但一講起樹就滔滔不絕。

塞罕壩人喜歡用林場的樹做微信頭像,朋友圈里曬樹的大大多過曬娃的。

愛樹如子的塞罕壩人,干脆把林、森、松、杉這樣的字眼放進孩子的名字里,大林、林源、喬森……

塞罕壩的林子有一種特殊的魔力——

年輕一代的塞罕壩人,有的是林三代,有的是對這里一見鐘情,還有的是被配偶“騙”來的。

但只要在這里扎下來,他們就會扎得很深很深,心甘情愿為這片綠色付出一切。

綠色貢獻——從因林而生到與林共進,三代塞罕壩人用青春與汗水鑄就的綠水青山,在無聲無息中變成金山銀山,詮釋著綠色發展的真諦,昭示著生態文明建設更加美好的前景

北京環境交易所,塞罕壩林場18.3萬噸造林碳匯正在掛牌出售。全部475噸碳匯實現交易,可獲益1億元以上。

森林每生長出1立方米的林木蓄積量,平均可吸收1.83噸二氧化碳,釋放1.62噸氧氣,這是大自然回饋給塞罕壩的巨大財富。

種好樹,塞罕壩人有一種樸素的生態意識;用好樹,塞罕壩人有一種自覺的生態意識。

“荒原變成森林,森林換來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在無聲無息中變成金山銀山,塞罕壩形成了良性循環發展鏈條。”林場副場長陳智卿說。

但僅僅5年前,時任千層板分場場長的陳智卿還在為職工每個月的工資發愁:“守著那么大一片林子,卻感覺有了上頓就沒了下頓。”

那是塞罕壩發展進程中無法回避的一段陣痛期。木材占林場全部收入的90%以上,銷售渠道單一,主要供應給煤礦用于巷道支護。隨著各地小煤礦接連關閉退出,木材價格跌入谷底。

痛定思痛,塞罕壩從生態文明建設大棋局中找準落子時機——

在林場一片實施改培作業的林地上,落葉松、云杉、樺樹、樟子松、油松相伴其間,高低錯落,層次多樣,煞是好看。

造林施工員曾立民告訴記者:“當年人工造林時每畝按照333棵的高密度栽植落葉松,我們通過近自然管護,不斷去除次樹、選留好樹,最終每畝保留15棵左右,再利用樹下空間種上幼苗,高大的樹冠能為樹苗擋風抗寒,對病蟲害的抵抗力也更強。”

這是塞罕壩獨到的“砍樹經”:過去“以砍養家”,砍樹是為了賣錢;現在“以砍養樹”,遵循去小留大、去劣留優、去密留勻的原則,完善森林生態鏈,讓樹木長得更好。

2012年,塞罕壩自我加壓,將每年木材砍伐量從15萬立方米調減至9.4萬立方米,這一數量不及年蓄積增長量的四分之一。

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

紅線之下,塞罕壩建立了極嚴格的林業生產責任追究制,一旦發現超蓄積、越界采伐林木行為,實行一票否決制,堅決追究責任。

東邊不亮西邊亮。少砍樹不但沒有砸了塞罕壩人的飯碗,反而倒逼塞罕壩人開辟出一片新天地。

“同樣是樹,卻能做不同的文章,與其賣木材,不如賣整株苗木。”陳智卿說。

把最擅長的育苗投入產業經營,塞罕壩人如魚得水。幾年時間,8萬余畝綠化苗木基地一片嫩綠,1800余萬株樹苗可供商業銷售,每年給林場帶來近千萬元收入。

一番轉變之后,木材收入占林場總收入的比重下降到50%以下,以前只有一條腿的“板凳”有了越來越多的支撐點。

一番轉變之后,塞罕壩人最終受益。目前,林場職工人均年工資收入9萬多元,還有4萬多元的績效獎金。

這樣的工資水平,不僅明顯高于當地城鎮職工平均水平,也高于全國林場平均水平。

在開發與保護的考題上,塞罕壩人常有意想不到之舉。

 

 

眼下正是塞罕壩的旅游旺季,天南海北的游客紛至沓來。去年,塞罕壩國家森林公園接待旅游者50萬人次,門票收入達到4400萬元。

按照規劃,塞罕壩完全可以承受100萬人次接待量,再輕松增加收入4000多萬元。這可是幾乎不用任何投入就可以落袋的真金白銀。

但塞罕壩人卻做出決定:嚴格控制入園人數、控制入園時間、控制開發區域、控制占林面積。

“塞罕壩再未批過旅游項目用地,再未增加過酒店床位,對超過限額的游客,我們只好拒之門外。”林場旅行社經理閔學武說。

塞罕壩人并非看不上這筆錢,而是算清了開發與保護的大賬。

林場黨委副書記安長明說:“如果生態效益沒有了,用再多的經濟效益也難以挽回。經濟賬和生態賬、小賬和大賬孰輕孰重,頭腦必須清醒。”

目前,林場正聯合地方政府展開生態旅游環境提升行動,為住宿和餐飲場所安裝小型污水處理器,并建設一座垃圾處理場。

行走在林場,可見一座座白色風力發電機分散其間。塞罕壩有優良的風電資源,但在引進風電項目時,林場管理者明確了只能利用邊界地帶、石質荒山和防火阻隔帶,不占用林地,不采伐林木。

只要影響到樹,影響到“綠”,眼前有大錢也不掙!塞罕壩人就是有這種“傻傻的摳勁”。

前人栽樹,后人乘涼。不因小失大,不寅吃卯糧,不急功近利。

塞罕壩人的“摳勁”,彰顯的是生態文明建設的大局觀、長遠觀、整體觀。

對自己吝嗇的塞罕壩人,對周邊居民卻格外“大方”。

在林場,只要不在防火期,周圍村民就可以進山采集野菜、蘑菇、藥材等林下作物,一年可為一個家庭帶來5000元左右收入。

在圍場縣,從苗木種植到旅游開發,從手工藝品制作到發展交通運輸,越來越多的人爭相搭上塞罕壩這趟綠色發展快車,每年可實現社會總收入6億多元。

嘗到綠色甜頭的村民們,也深深烙下綠色意識。

緊鄰千層板分場羊場營林區。34歲的村民程小剛7年前利用自家房屋辦起了農家院,一年收入可達十幾萬元。

“從小看著這片林子一點點長了起來,沒想到這些樹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兒時,樹木還沒成林,程小剛的父母種地為生。樹漸漸多了,草也長出來了,程小剛做起放牛娃。實施禁牧后,程小剛到縣城做了打工仔。

直到小樹林成為森林,游客漸多,程小剛抓住機會,自己做了老板。“我特別在乎這些樹,看有客人出門,一定要提醒他們愛護每一棵樹,千萬別吸煙。”他說,村里人有個共識,寧可讓家門上的門號牌掉了,也不能讓防火責任牌掉了。

人因自然而生,人與自然共生。

“林業超出你的想象,當人與森林和諧共處,能為彼此創造更多價值。”林場林科所所長程順說。

守住綠水青山,塞罕壩創造了價值難以估量的金山銀山——

曾經的皇家狩獵場,成為今天的動植物物種基因庫。塞罕壩有陸生野生脊椎動物261種,昆蟲660種,植物625種,大型真菌179種。

在華北地區降水量普遍減少的情況下,當地年降水量反而增加60多毫米,為遼河、灤河涵養水源、凈化水質1.37億立方米。

周邊區域小氣候有效改善,無霜期由52天增加至64天,年均大風天數由83天減少到53天。

以現有的林木蓄積量,塞罕壩每年釋放的氧氣可供近200萬人呼吸一年。

中國林科院評估顯示,塞罕壩的森林生態系統每年提供超過120億元的生態服務價值。

沈國舫評價說:“從造林、護林到用林,塞罕壩將綠色理念貫穿始終,成為建設美麗中國的一支重要力量。”

大自然沒有辜負人的努力和付出——

上世紀50年代,北京年均沙塵天數為56.2天,如今已下降到10.1天。2016年,北京沙塵天僅有5天。

巨變背后,塞罕壩的綠色貢獻功不可沒。

更大的綠色奇跡,還在路上——

到2030年,塞罕壩森林面積達到120萬畝,生態功能將顯著提升,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綠色產業健康發展,建成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經濟、社會、環境協調發展的現代林場。

這是一條綠色發展的必由之路,更是一條開創生態文明新境界的希望之路。

省級行業協會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寧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 香港 澳門 臺灣

福建11选5遗漏统计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群英会彩票怎么选号 北京赛车官方开户平台 平潭股票配资 01开奖直播现场香港播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查询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直播 海南股票配资平台 青海快3彩票安卓下载 四川快乐12技巧万能六码 广西11选5走势图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赛车app下载安装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内蒙古快3号码走势图